平均每天掙一萬,這個濟南網紅老師是咋做到的?

作者:Hellen    發表日期:2017-12-09 22:39:27

原標題:平均每天掙一萬,這個濟南網紅老師是咋做到的?

  王羽是誰?

  中國叫王羽的千千萬萬,

  但是成為網紅在線教師的就他一個。

  這個1983年出生的濟南小夥,考上首都師範大學物理係碩士後,在北京和濟南闖蕩十多年,如今成了一個小時就能賺3萬元的網絡教師。

  如今的王羽收入不菲辦公條件舒適,晚上10點半,他坐在電腦前,給全國各地的學生網絡授課。可就在兩年前,他還一無所有,借住在朋友客廳。

  一節課幾塊錢,平均每天能掙一萬

  11月6日,王羽59歲的母親從濟南來到北京。雖然兒子在北京上學、工作了七年,她也隻去過首都三次。王羽想開車帶着母親轉轉,看看北京的風景。可母親卻想坐地鐵,走一遍兒子線下教課時的路,看看兒子每一個教課的地方,還有曾租住的小格子間。當媽的想感受下兒子最困難的時候過着怎樣的生活。

  8日下午,把母親送回在北京東城的家,王羽回到工作室。工作室大約70平方米,在海澱區人大附中西山學校附近一多層住宅小區。「把辦公室安在這,就是圖個安靜,講課時不吵。」一頭長發蓋住了額頭,戴着方框眼睛,王羽說起話來很有感染力。

  辦公室也是個小住所,生活用品齊全,上完課太晚了就睡在這兒。辦公桌上放着大大小小五台電腦,外加兩台平板電腦。還有各種用於課堂展示的實驗器材。

  王羽的在線課程不貴,最高的一次售價19元/節,但是報名聽課的人達到了2000多人。這次是他的最高時薪,超過了30000元。

  如今,王羽已不再滿足於線上授課,他把三年來的授課筆記整理成書,印刷了出來。筆記與線上課程捆綁賣,目前銷量還不錯。除了網上授課,王羽還在線下講。現在,他平均下來每天的收入有10000元左右。

  在北京月入三萬,他曾一度闖出名氣

  其實早在2006年,王羽從濟南大學本科畢業,考入首都師範大學物理係,他就開始線下授課。白天在一家培訓機構授課,晚上給3個學生「開小灶」。「上私課一小時300元,一月能掙20000多元,加上在培訓機構的工資,每月能掙三四萬元。」

  晚上時間緊張,他專門研究了地鐵換乘站點、路線,做好規劃,每晚穿梭於其中。雖是忙忙碌碌,可在當時,每月三四萬元也算「大豐收」。最令王羽自豪的是「幾乎每個地鐵站都有我的學生」。

  到2011年底,發生在身邊的一件事觸動了他。「同事生了一場大病,一年沒有工作,也沒有收入來源,領導就送了一束花。這讓我看到,這個行業吃的是青春飯。有一天,我老了該怎麽辦?」

  基於在培訓機構學到的能力,王羽有了創業的想法。說幹就幹,2011年底,他回到濟南,開始張羅辦培訓班。

  場地費用高,他就用父親同事的地下室;冬天冷,他就買了電暖器;沒人招生,他自己跑到學校門口發傳單……他光印傳單就花了五六千元。在自己的中學母校,他發傳單時還碰到了自己的授課老師。「他要扣下傳單,我好不容易才勸他罷手。」

  在山東省實驗中學門口發傳單時,一個女孩的媽媽甚至指著王羽說,「閨女,你可要好好學習,你別看那個小夥子長得挺帥,學習不好也隻能幹發傳單的活。」聽到這句話,本就要強的王羽心中五味雜陳。在北京的培訓機構,他風光無限,學生都搶著上他的課。在濟南,他開始懂得啥叫創業維艱。

  回濟南打拚三年,他變得一無所有

  王羽的母親是濟南一所中學的老師,現已退休。她猶記得當時的情形,「招生太難,年都沒過好。兒子有個習慣,思考時候愛咬手指甲,當時年三十還在家裏咬。」

  母親把學校裏淘汰下來的課桌拉來,為了遮舊,每張桌子都做了一個套。課堂上放黑板的小架子,原是家裏廁所的置物架。準備了那麽多,可年後來上課的隻有三個學生。很多家長看到傳單來考察場地,一看是個地下室,設施破破爛爛,扭頭就走。

  不過,憑著好口碑,培訓班還是慢慢幹了起來。「因為地方有限,最後有三四十個學生吧。」王羽母親說。

  2012年9月,王羽在山東師範大學租了一棟樓辦起了培訓學校,培訓對象是藝考生。王羽任校長,還有兩個合夥人。但不巧的是,那年山師失了一場火。應了那句老話,「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」。學校清理校內的培訓班,他們在2013年7月又搬了出來。

  王羽說,最讓他受不了的是招生時的「處關係」。「2015年的2月份,為了生源問題,我和合夥人一起到德州陪客戶喝酒。一喝就是三天,在床上躺了兩天沒爬起來,還花了3萬多塊錢。」雖然沒少受折騰,可那次卻隻拉來了一個學生。

  雖然極力維係,但藝考培訓班仍然難有起色。這樣,一切又回到了原點,在濟南打拚了三年多,王羽變得一無所有。

  摸索「觸網」,一小時能掙兩三千

  2015年7月份,落寞的王羽回到北京。他借朋友家的客廳睡了7天。「當時我就想,王羽啊,你已經32歲了,怎麽會淪落至此?」他歎口氣說。

  朋友是從事互聯網工作的,偶然建議他試試網上授課。在王羽選的第一家互聯網授課平台上,他錄完課幫忙賣。「錄60個小時,1萬塊錢。當時沒有知識產權的概念,錄完後被平台拿走,平台讓自己的老師模仿講課,連標題都沒有改。」

  在第二個網絡授課平台,王羽的直播卻隻有六七個學生聽。他不甘心,又換了一個授課平台,沒想到第一次公開課就有6000人來聽。王羽說到這裏有些激動:「第一次這麽多學生來聽我的課,可不得使出渾身解數。」

  後來王羽和兩位老師在平台上推出了《學霸男神伴讀季》,每人74講,每講一塊錢。另兩位老師隻講了二三十課,可對當時的王羽來說,每堂課平均有兩千人 ,除去平台20%的提成,一個小時能掙兩三千元。他賣力地上了74課,把自己所學所思毫無保留地講給學生。

  課程受歡迎,網上很快出了一堆盜版視頻。王羽怪自己不懂行:「積累了這麽多年,核心知識體係全講光了,被人學走了。」不過,凡事有弊有利,這74講也讓他一戰成名,樹立了在業內的名氣。

  「多年的教學積累,失敗的教訓,加上互聯網的爆炸力,讓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」他說,雖然核心知識體係被學走,但自己有能力,通過再深挖課程,已把74講擴展為157講。

  為活躍課堂氣氛,王羽前段時間還買了把色彩豔麗的結他。他會在課程結束的時候彈上一曲,唱首民謠。每到這時候,課堂上就炸了鍋,評論開始刷屏:「老王來首《成都》,老王來首《天空之城》,老王來首《80000》……」有一個會彈結他會唱歌的物理老師,學生們都覺得很新鮮。

  網絡授課,優點和缺點都會被放大十倍。犯了一個標點錯誤,學生就會揪著不放。「老王講得有點快,老王這個我不懂……」學生提出了哪些建議,他都要認真聽取。在向更多學生征詢意見後,他會立刻着手改進。「這就是互聯網的工作方式。」

  王羽說,現在,在這一行當內,競爭也很激烈。全國講授物理的網絡老師在300人左右,年輕人在不斷地冒出來。「必須不斷往前走,才不會被拍在沙灘上。」


本文來源:http://inews.ifeng.com/yidian/54001939/news.shtml?ch=ref_zbs_ydzx_news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solarmodulecell.com/536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