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元暢 我是個像雜草般生存的人

作者:Aimee    發表日期:2017-11-20 06:20:01

幾年前,鄭元暢被外界稱作“偶像劇承包專業戶”,對這些標簽他卻絲毫不懼怕,“演技和標簽是兩種可以討論的事情。我並沒有抗拒別人對我的外表或是角色貼上標簽,不是因為我不在乎,而是因為自己不這麽認為,就根本看不到標簽的存在。”在他看來有標簽對於一個明星來說是好事,起碼是個記憶點,別人就算叫不出你的名字也可以說出你的角色,但作為一個演員重要的是不斷淨化內在、充實自我。

網劇《天淚傳奇之鳳凰無雙》

電影《重生愛人》

電視劇《你照亮我星球》

鄭元暢說,相較而言林依晨更像江直樹。

據鄭元暢透露,在《半生緣》拍攝現場,蔣欣永遠是那個活躍氣氛的人。

和鄭元暢聊天是種愉快的體驗,雖然初見他時會因為冷峻的外表有一種疏離感,但他很健談,對任何問題都充滿了自己的思考,激動時還會爽朗大笑。他也會毫不避諱地提及,其演藝生涯中無法繞過的經典角色——台灣電視劇《惡作劇之吻》(後簡稱《惡吻》)中帥氣、冷傲的學霸江直樹。他說至今被人叫“直樹”也不會膩,“貼標簽我從來不畏懼,因為清楚自己的狀況、淨化自我就好,就像我從沒想過超越江直樹,因為這是不可能超越的。”

如今,服了兵役、開了公司、做了餐飲,當年的台劇小生變成了“鄭能量”老板,談及一路走來的那些年,鄭元暢輕描淡寫的一句,“幾乎什麽都做過,但還是覺得時間太少,還有很多想法要實現。”

做過服務員、擺過地攤出道前追過林依晨的劇

和不少演員一樣,鄭元暢進入娛樂圈也是誤打誤撞,他小時候的夢想是做名老師,再大一些想往繪畫方麵發展,成為一名漫畫家。

讓他界定自己小時候的性格,他卻很難給出標準答案,“其實成長過程中你很難懂得自己究竟是一個什麽性格的人,雙子座就是這樣。”他想了想說,“隨著慢慢長大,你會越來越確定自己是怎樣的人,我就是個具有雜草般生命力、可以在各種環境下生存的人。不僅吸收力、適應力很強,還有點與生俱來的小聰明,很容易找到一個環境裏最適合自己的位置,找到的速度也一直很快。”

千禧年高中畢業,18歲的鄭元暢不想再伸手跟家裏要錢,隻身前往台北闖蕩,做過餐廳服務員、酒吧侍者、服裝店店員等兼職,還結識了幾個賣飾品的朋友,平價批發來飾品後在天橋下擺地攤……直到現在他都能記起當年在橋下叫賣時的賣力、一次端四個盤子的惶恐與緊張,這段看似不大光彩的過去,卻成為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義的成長。

幸好歲月並沒有埋沒他,經過朋友推薦,鄭元暢參加了模特選拔,從而做了一名演員。但對於那時的他來說,娛樂圈是陌生的,“我隻是一個純粹的旁觀者的角度。而且我真的是看林依晨的戲長大的,那時候她的第一部作品叫《18歲的天空》,每個禮拜播一次,我一收工就去追劇。”

第一次拍戲被“冷落”被封“花美男”很懊惱

2003年,在台灣偶像劇迅速崛起的初期,鄭元暢迎來了人生的重要轉折點。憑借和S.H.E合作的偶像劇《薔薇之戀》,他從T台上的模特蛻變成熒屏偶像。比起當時S.H.E的知名度,鄭元暢可謂“無人問津”。相比人氣上的差距,讓他更苦惱的是導演瞿友寧的“冷落”,“拍完一場戲後我就看到導演在跟別人講戲,而我拍完一個鏡頭就直接過掉。”他打電話給同組演員陸明君,詢問著導演是不是不看好他,“我記得很清楚,陸明君安慰我說你做了那麽多準備,又那麽用功,光是這幾個字,我當時就淚水直流。後來我把這件事情講給瞿友寧聽,他笑著說,我那時真是個小孩子,他沒有冷落我,隻是覺得拍得挺好的。”

正是因為在《薔薇之戀》中飾演了韓葵,鄭元暢被外界冠上了“花美男”的稱號,但這一切都讓他感到相當懊惱,他開始一次次地嚐試,挑戰各種不同的角色。和張艾嘉合作話劇《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》,從電視劇《你照亮我星球》中患抑鬱症的大明星劉城偉,到《隻因單身在一起》中性格乖張的插畫家喬聖宇;從《仙劍雲之凡》裏的二皇子,到近期播出的網劇《天淚傳奇之鳳凰無雙》裏的外星王爺蕭鳳青。他演話劇、出唱片、參加真人秀,從不放棄在不同領域的嚐試,“對演技,我至今都沒有所謂的滿意,在這條路上永遠都在學習。現在越來越覺得人生階段不同,每一次的體驗也不同,我還有很多作品、很多想法要實現。”

最拚時兩年才休五天假對於愛情一直充滿期待

鄭元暢一直是演藝圈的“拚命三郎”,至少一年都是兩三部的作品,“剛出道的時候幾乎沒時間休息,就覺得是在爬坡的階段。我一直以為20歲到30歲的時候機會很多、競爭也激烈,不拚是要等到50歲以後嗎?”他以一副“直樹學長臉”嚴肅地吐露自己的心聲。據鄭元暢的經紀人透露,在剛出道的前十年,他基本兩年才休假一次,而一次隻有五天,最多的一年他拍了四部戲。“現在我一年可以放差不多2個月的假,我已經覺得很多了,因為放假太長我會覺得很無聊,忍不住的。”

至於生活中遲遲未來的愛情,他坦言自己現在仍是單身,對談戀愛充滿渴望,而結婚真不著急,“愛情需要時間來相處,外界的聲音我不覺得困擾,也不會去辯解。作為藝人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,自己清楚,其他的給其他人討論吧。”

《惡作劇之吻》

想拍續集不容易

鄭元暢自認為是一個“出戲”很快的演員,隻是每次采訪都會被問題拉回到關於《惡吻》的記憶中,“我一直認為《惡吻》之所以會給人這麽深刻的印象,是因為拍攝時間長,前後兩部,加上宣傳時間也很長。”不管承不承認,江直樹這個角色已經成為外界給鄭元暢的一個固定搭配。

劇中飾演袁湘琴的林依晨是鄭元暢一直以來的摯友,她說,其實現實生活中的鄭元暢和江直樹一點都不像,“像直樹的反而是林依晨,她做事情一直都很穩,很睿智。但我又不像袁湘琴,我沒有湘琴那麽強大的毅力。”鄭元暢說。被問及有沒有超越經典以及再創經典的野心,他想了想說,“我的決心一直不是要超越直樹,是超越我自己。”

至於劇迷們期待的原班人馬再拍續集,“每年我們都會有《惡作劇之吻》的‘家聚’,但第三部不是說拍就能拍。因為存在版權的問題,原著作者已經過世了,她就把故事寫到了湘琴懷孕,如果說第三部要演懷孕生子後的生活,必須要征得原著作者老公的同意。事實上,我有聽說他們正在為第三部努力,但不知道進度如何了。(現在又開了公司,能不能幫劇迷促成此事?)如果有這麽簡單就好了(笑),我能促成的話早就拍到第十部了,拍到江直樹當爺爺……”

新版《半生緣》

演翻拍劇刻意不看原著

改編自張愛玲同名小說,由楊亞洲導演的新版電視劇《半生緣》不久前開機,鄭元暢搭檔蔣欣出演男女主角。對於經典再翻拍,鄭元暢說不會有什麽壓力,“我知道外界會有很多聲音,就像拍《惡吻》之前也有不少人在罵,但事實是用心的作品會得到認可。其實我在拍經典改編作品時會刻意不看原著,包括以前的電視劇版本,因為我相信張愛玲的文字一定是讓人印象深刻的,或是其他版本會對我有太深的影響,所以現在我隻有看劇本。”

新鮮問答

新京報:一路走來感覺挺順利的,會有迷茫的時候嗎?

鄭元暢:其實迷茫還挺多的。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給生活的時間太少了,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,會有種不平衡感。就有很多生活上的小事沒有自己親自去做,有的時候我一覺醒來覺得這些小事也該自己身體力行,於是立馬就去當背包客,想去流浪、感受生活。

新京報:如果讓你拋下一切工作,去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,你做得到嗎?

鄭元暢:當然可以,我覺得這是種讓自己內心變強大的準備,要有這樣的心態才會在工作上無後顧之憂地去盡情發揮。如果說今天這麽努力是為了錢或是拿獎,那當下你的表演和工作狀態就不夠純粹。但如果你隨時能打開自己,能當機立斷把一些牽絆拋得幹幹淨淨,就可以更開心地活著。

新京報:現在對於愛情持怎樣的觀念?對結婚真的不著急嗎?

鄭元暢:我每次去參加別人婚禮,有很多人和粉絲就催我,說什麽時候才輪到你。逼婚好像隻有粉絲和媒體在做,我爸媽都還沒催我,因為他們著急也沒有用,使不上勁,沒有另一半怎麽結婚呀!(笑)其實目前來說我是渴望談戀愛的,但對結婚真的不著急,感情的事情是沒有標準答案的。

采寫/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

本文來源: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84524591930815749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solarmodulecell.com/430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