繪虛幻浮世 憶已盡長日 (圖)

作者:Joan    發表日期:2017-10-06 03:46:01
■東京書店迅速把石黑的作品放到顯眼位置。 法新社■東京書店迅速把石黑的作品放到顯眼位置。 法新社

《告別有情天》原著作家 石黑一雄奪文學獎

被譽為「英國移民作家三雄」之一的英籍日裔暢銷作家石黑一雄,昨日獲頒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。生於日本長崎、自幼移居英國的石黑一雄自稱為「國際主義作家」,30多年創作生涯中只出版過7本長篇小說和1本短篇集,但獲獎無數,代表作《長日將盡》(1989年)更曾拍成電影。62歲的石黑作品經常以記憶為主題,尤其零碎、扭曲以至被遺忘的記憶,他曾坦言對日本只剩殘餘印象,卻成功藉《浮世畫家》(1986年)點破日本軍國主義的虛無縹緲。瑞典學院讚揚石黑一雄的小說有偉大情感力量,「揭露了我們與世界聯繫虛幻感覺的深處」。

石黑一雄生於1954年11月8日,5歲時隨家人搬往英國,自此一去29年,直至1989年才以英國著名作家身份首次回鄉,但他的出道作《群山淡景》(1982年)及第二作《浮世畫家》,都是以戰後長崎為背景。瑞典學院表示,這兩本小說已經反映了石黑作品最常見的主題:記憶、時間和自我欺騙,第三作《長日將盡》更將這些主題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「為了活在當下 需忘多少過去」

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達尼烏斯形容,石黑一雄的作品「猶如珍奧斯汀和卡夫卡的混合體」,「但你還要加進一點普魯斯特(法國意識流作家),輕輕攪拌,然後就會得出他的作品。」她說,石黑熱衷於了解過去,「但他不是要找回過去,他希望探討的,是一個人為了活在當下需要忘掉多少過去。」去年文學獎授予美國歌手卜戴倫,引起無數爭議,達尼烏斯坦言希望今年的決定「讓全球都高興」。

石黑一雄雖生於日本,保留日本名字,但他早年受訪時曾說過,他對於日式寫作不太熟悉,他的作品也與日本小說不太相同,《群》與《浮》的背景設定都是他想像中的日本。他曾說:「如果我用筆名寫作,然後找別人拍作者照片,我肯定沒有人會覺得這本書的作者像日本人。」不過石黑也曾說過,由於父母一開始沒打算長居英國,故一直向他灌輸日本傳統價值觀,令他不能完全接受英國人。

冀諾獎對世界成正面力量

不過石黑很快便拋開「移民」這個創作枷鎖,《長日將盡》從老管家的角度出發,只談大英帝國和貴族階級的沒落,結果令他一夜間蜚聲國際,該書不僅奪得1989年英國文壇最高榮譽「布克獎」,更在1993年被拍成電影《告別有情天》,由安東尼鶴健士及愛瑪湯遜等主演。2005年小說《別讓我走》及劇本《伯爵夫人》也曾改編為電影。石黑一雄在1985年獲授大英帝國官佐勳章(OBE),更被《泰晤士報》選為1945年以來英國50位最偉大作家之一。

2015年,石黑推出睽違十年的長篇小說《被埋葬的記憶》,改走《魔戒》般的科幻路線,但繼續以記憶和遺忘為主題。石黑一雄昨日形容獲獎是極大榮譽,代表他追隨釵h偉大作家的腳步,他說:「這個世界正處於非常不穩定的時刻,我希望所有諾貝爾獎能在此刻,對全世界成為某種正面力量。如果在此時此刻,我能夠成為貢獻正面力量的一分子,我會非常感動。」石黑是繼川端康成及大江健三郎後,第3位奪獎的日裔作家。■法新社/《衛報》/諾貝爾獎網站


本文来源: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7/10/06/YO1710060017.htm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solarmodulecell.com/29033.html